抱歉,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

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(启用)JavaScript


了解详情 >

那是一个严冬,呼呼的冷风从窗外狰狞地钻进来,让待在屋内的我瑟瑟发抖。房门突然被轻轻推开,一道熟悉却陌生的声音飘入房间:“醒了?出来跑步吧。”

这个人正是我的父亲,因为一点小争执,这近一个月内我们谁也没主动向谁说过话,彼此尽量离得远远的,每次目光的交接总是转瞬即逝。今天爸爸不知怎的突发奇想,要我陪他晨跑。我答应一声,递给他一副口罩。我看见爸爸那暗淡的大眼睛,炯炯有神。

天光渐亮,星辰变淡,走下楼去,一阵强劲的冷风钻进我的衣领,拨弄着我的耳朵,我不禁打了个寒战。

长跑开始!我一路正视前方,安安分分的跑着,绝不主动看向父亲,我害怕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瞪的我不知所措。我们之间最多也就半个手掌的距离,我却依然觉得父亲在离我千里之外,捉摸不透。

又怎么捉摸的透呢!我好久没有认真观察过父亲了。他双臂有力的摆动着,像是去赶赴一个青春的盛宴;他的头发笔直挺立着,乌黑中透着几丝雪白。父亲脸上的皱纹时时刻刻提醒着我父亲不再年轻,可此时他四射的活力却让我觉得父亲只是个二三十岁的小伙子。我有些惊讶。我一直以为父亲是一个和时代有些脱节的中年男子,直到今天我才慢慢明白,不是我捉摸不透父亲,而是我根本没有了解过他。我努力回想着他的爱好他的工作,可关于他的一切在我脑中只是寥寥只字。想到这里,我有些惭愧了,那天我为什么不按时做完作业,偏偏要磨磨蹭蹭的惹爸爸生气呢…

一切景致向后移动,灰白色的世界里,两个身影不断向前跑去。

终于,我停了下来。我不知道跑了几圈,抬起头,太阳露出了火红的一半,透过缥缈的雾气。整个沉浸在鱼肚白中的城市慢慢有了活力。我呼吸急促,汗如雨下,双腿酸痛,不由得减慢了速度。父亲依然在前面匀速奔跑,我停下脚步,手撑着膝盖,大口喘着粗气。

一阵风从我前方吹来,抬头,是父亲!我看到了那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像是被什么刺到了一般,我连忙低下头去。“累了?我们回去吧。”他说。

我们按照原来的路线返回。此时的浓雾淡了许多,眼前更加清晰。刹那间,我好像捡起了什么东西,这个东西我很熟悉,我曾经把他丢弃过,如今我又捡了起来。

思索片刻,我恍然大悟。我重拾的正是那来源于父亲身上的,久违的幸福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