抱歉,您的浏览器无法访问本站

本页面需要浏览器支持(启用)JavaScript


了解详情 >

重拾幸福

那是一个严冬,呼呼的冷风从窗外狰狞地钻进来,让待在屋内的我瑟瑟发抖。房门突然被轻轻推开,一道熟悉却陌生的声音飘入房间:“醒了?出来跑步吧。”

如何正确掌握“凡尔赛”体

Part 1:什么是凡尔赛文学我们先来看几个经典凡尔赛: 唉,我又穷了,一个月花掉了别人好几个月的工资,银行卡只剩下了几万块钱了呢唉,好烦啊,为什么我狂吃了一个月才88斤呢,配上我这1.8m的小矮个,真是丑死了呢!唉,老娘我怎么这么倒霉,一回家老公就帮我提这提那,夹菜盛饭,总是给我买爱马仕的包,讨厌死这个舔狗了呢!看,第一反应是什么?阴阳怪气的炫 阴阳怪气的炫是凡尔赛文学的根本,其重点在...

等待

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疫情过去快三个月了,局面慢慢的有所好转。和大多数人一样,我不是医生,我不是科学家,我们没有能力去扭住这一局面。我能做的,只有替奋战在前线的人们加油鼓劲,然后慢慢等待好消息的来临。

封城日记

2020年1月30日 星期五 晴

今天是大年初六,爸爸说今天开始禁止车辆出行了,气氛也越来越紧张,小区周围都被铁皮围了起来,只留了一个出口,我们开始都被要求待在家里,每天社区会来电话或者上门问我的体温,因为之前我一直在武汉孝感两边跑。
是的,整个寒假妈妈陪着我几乎每天在孝感武汉两边跑,因为我报了一个兴趣班,武汉和孝感交通很方便,我每天早上出发,晚上回来,没有觉得什么不妥,直到培训班的老师突然宣布停课,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闹得特别厉害,必须响应政府的要求停课。起初我认为没什么大不了,过几天就会好,没想到新闻里感染的人数蹭蹭的往上涨,连孝感也成了重灾区,我现在回想都觉得心有余悸。
爸爸从初一起就没休息,每天早出晚归,妈妈也显得忧心忡忡,不停的来回给家里消毒拖地,只有家里的宠物狗鲁西西歪着脑袋一脸迷惑的看着我们,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?

仰天长笑出门去 七班岂是蓬嵩人

致七班的同学们:

写给刚进校园的你

曾经我对着带着红领巾的大哥哥、大姐姐羡慕不已,不知道何时才会轮到自己;曾经我在夏日午后的教室里昏昏欲睡的期盼着下课的铃声响起;曾经我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数着星星,曾经日子是那么的漫长,直到毕业季即将来临。 我就要告别我的学校!那里的操场跑道记录着我们的足迹;那里的教室黑板上还有粉笔留下的痕迹;那里的走廊间回荡着我们的欢声笑语,班牌上的数字不断变化,教室也从二楼到六楼不断升级;灰色的水泥操...